您的位置: 梅州信息港 > 旅游

霸剑神尊 百五十七章 风云变幻

发布时间:2019-10-13 09:41:16

霸剑神尊 百五十七章 风云变幻

这一株嫩苗,碧绿如玉,翠绿欲滴,两片绿叶,散发出氤氲朦胧光泽,有玄妙的道纹缭绕交织。

江晨可以感觉到这株嫩苗,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道韵,在滋养他的肉身和神识,他甚至有一种感觉,似乎不用修炼,不用去感悟,他的大道也会自发成熟。

生命之泉完全和气海融合之后,江晨便离开了古殿。

他直接往沉星谷出口处飞了过去,但出口已经封闭,这一点在江晨预料之中。

因此江晨并未有任何惊慌。

不过,江晨要尽快离开沉星谷,他牵挂江芩等人的安危。

江晨在四周布置好禁制,开始取出了空冥土。

空冥土是布置空间传送阵、炼制挪移符的材料,江晨无法通过通道离开沉星谷,但他可以布置一个小型传送阵。

这一世江晨还没有布置过传送阵,但前世江晨可布置过不止一次,要布置传送阵事实上并不难,不到仙人境界就可以布置完成。

而且,江晨现在只要布置一个小型传送阵,哪怕是一次性的都没问题,只要能够将他传送出这座海岛就可以。

江晨从杀掉的孟通玄几人的储物袋当中搜出了不少布置传送阵的材料,然后开始布阵。

在正式布置传送阵之前,江晨将所有的灵石都堆积在一起,同时布置了一个聚灵阵。虽然江晨只要布置一个临时的小传送阵。但传送阵毕竟不是一般的阵法,需要耗费的神识和灵力,都非同一般……

……

外界已经过去了一月。

在这一个月当中。北鄂州的修士经常出没在漠河城。

他们在搜寻有关于江晨的一切,江晨在沉星谷杀了不少北鄂州的修士,这让他们很是愤怒。

在星辰阁被迟空阎毁掉之后,漠河城便没有了和江晨有密切关系的势力。

那些北鄂州的修士,一次次无功而返,只得将怒气撒在一些无辜之人身上。

南丰州的修炼水平本就太差,和北鄂州的这些修士根本没有可比性。

因此。北鄂州的这些人,在漠河城完全就是横行无忌。一不顺眼就会出手杀人。

一时间整个漠河城都是人心惶惶,至于城主岳东临,则是龟缩在城主府,更是不敢出来说一句话。

不过好在一个月之后。这些北鄂州的宗门纷纷返回了北鄂州,漠河城惶惶不安的人心才渐渐安稳下来。

距离漠河城六七百里的一片山脉当中。

从星辰阁撤离出来的江芩等人便隐居在此。

他们在深山当中开辟了临时洞府,大部分人每日都在洞府内修炼,没有离开一步。

但李瑞贤会每过几天,就会前往漠河城打探消息。

一来是打听北鄂州这些宗门是否离去,二来是看看有没有江晨的消息。

此时,在这座隐蔽的洞府当中。

江芩、雍玲儿、叶俞、岳重楼、马忠德、黄子夫、岳重楼、李瑞贤等人尽皆聚集在此。

“李总管,这次有没有听到阁主的消息?”黄子夫开口问道。

李瑞贤叹息了一声,摇头道:“没有。星辰阁被北鄂州的修士毁掉了。江阁主据说在沉星谷内没有出来!毁掉星辰阁的那名修士还放言。若是江阁主没死,大可去北鄂州找他报毁阁之仇,他必取江阁主性命!”

听到李瑞贤的回答。众人皆是沉默,但同时双手都是紧握成拳,眼中有仇恨的光芒射出。

北鄂州的修士,欺人太甚!

“若是江阁主在就好了!”李瑞贤叹息了一声。

众人再次沉默!

江晨不在,众人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

江芩突然站起身来。

“不行,我要去找我哥!”江芩开口道。

“不要。小芩,你现在出去很危险!”叶俞担心地说道。

江芩摇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找我哥……”

江芩主意已定,没有人能够更改,她的性格,固执的一部分和江晨很是相似。

不久之后,江芩离开了隐居的洞府,前往沉星谷所在的那片海域。

波涛茫茫,烟波浩渺。

海水不断起落。

江芩御剑飞行在万灵海上,她根据江晨昔日所言,在沉星谷所在的海岛区域寻找。

但海岛已经不复存在。

江芩怔怔地看着汹涌的海浪发呆。

“哥,你在哪里?”

江芩的内心在呐喊!

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悠然飞至。

这是一个目光深如大海的中年女子,一头黑发用一根玉簪束起,干净利落。

“咦!隐冰灵根!”中年女子的目光落在江芩身上,露出一丝诧异。

旋即,江芩也发现了这名中年女子。

她能够感受到,这名中年女子的气息非常深沉。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强者。

“前辈!”江芩朝着中年女子躬身行礼。

中年女子点了点头,上下打量江芩,眼中露出欣赏的神情。

“我乃北鄂州真灵教副教主钟玲玉

,你叫什么名字?”中年女子问道。

江芩身子一颤,站在她对面的居然是北鄂州的一名修士,而且是一个教派的副教主!

“我叫叶芩!”江芩答道。

江芩也听到了哥哥在沉星谷杀了不少北鄂州修士的消息,而她如果告诉钟玲玉她叫江芩,再加上此时她恰好出现在沉星谷这片海域,肯定会引起钟玲玉的怀疑。

因此她用了一个假名。

“叶芩!”钟玲玉默念了一遍。她看到江芩的身躯颤动了一下,以为江芩听到她是北鄂州的修士而震惊,微微点头。说道:“你可愿意跟我回北鄂州,做我坐下弟子?”

江芩面色微变,她自然不想离开南丰州,不想离开哥哥的身边。

她还要再等哥哥回来!

“对不起,前辈,我不想离开南丰州!”江芩答道。

“哦?为什么?”钟玲玉面色阴冷了几分。

“因为我的亲人、朋友都在南丰州,我不想离开他们!”江芩道。

“那你告诉我。你的亲人、朋友都在哪里。我去杀了他们就是!”钟玲玉冷声道,身上杀机蔓延而出。

江芩说她牵挂亲人。不想离开。

这个中年女子就说要杀光江芩的亲人,如此狠毒!

看着江芩看向她的冰寒以及惊惧的目光,钟玲玉丝毫不以为意,冷笑道:“我乃北鄂州七星宗门的副宗主。愿意收你为徒,那是看得起你。你居然不识好歹?亲人、朋友,哼,那算什么?红尘俗缘不过是过眼云烟,只有更高层次的修为,足够的实力,才是你立足世间的资本!”

“对不起,前辈,我真的不想离开南丰州!”江芩再次道。

“不想离开南丰州?你留在南丰州能有什么成就?”钟玲玉再次冷笑。用不容置疑地声音道:“今日,你不想离开也得离开!”

说罢,钟玲玉便一只手朝江芩抓了过来。

在钟玲玉的面前。江芩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前辈,且慢!”被钟玲玉抓在手里,江芩已经明白,她现在的处境根本由不得她。

她想走得走,不想走也得走!

但是在走之前,她要将前往北鄂州的消息告知他人。

这样就算哥哥从沉星谷里出来。也不会太担心她。

而且,将来哥哥踏足北鄂州。必定会来找她!

“你还有什么话说?”钟玲玉冷声问道。

“前辈,我答应你,和你一起去北鄂州,跟你修炼,但希望前辈容许我告知亲人一声!”江芩道。

钟玲玉眼神微眯,道:“你用传信飞剑吧。我马上就要离开南丰州,没有时间了!”

“好!”江芩点头。

……

城主府内,岳东临和岳海山两人正相对站立。

“父亲,北鄂州的那些修士,已经全部离开了漠河城!”岳海山朝着岳东临说道。

“好!”岳东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道:“现在就去将那些搅乱漠河城治安的刁民抓回来了!”

此时在大山深处,星辰阁众人隐居之地。

叶俞、雍玲儿等人已经没有修炼的心思,众人闭目养神,看似神情平淡,实则一个个内心暗涌激流。

雍玲儿突然站了起来,她感应了飞剑的气息。

很快,一柄飞剑飞入洞府当中,被雍玲儿摘下。

其他人都将目光投向雍玲儿。

雍玲儿读完飞剑内的信息后,面色微微一遍,江芩被人带去北鄂州了?

当听到雍玲儿说出这件事情的时候,其他人面色都变得很难看。

江晨还没有回来,江芩又被人带走了?

“轰!”

就在这时,突然洞府一阵猛颤,马忠德临时布置的阵法,剧烈的摇晃波动起来。

“快出去!有人攻击洞府!”马忠德眉头紧皱,冲了出去。

黄子夫等人,也接连冲出了洞府。

洞府外,已经被人团团围住。

“是漠河城的城卫军!”岳重楼咬牙,对于漠河城的城卫军,他自然非常熟悉。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岳重楼朝着那群城卫军喝道。

从城卫军当中,走出一个人来。

是城卫队的一名队长,“岳三少,我们也是奉命前来逮捕刁民。还请你不要为难!”

“奉命逮捕刁民?放肆!我们这里没有刁民,还不滚开?”岳重楼怒声喝道。

“我说这里有刁民就有刁民!”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只见岳东临一袭烫金黑袍,踏空而来。

“是你!”岳重楼看到岳东临,面色顿变,岳东临是金丹强者,而现在星辰阁在此地的修士,修为的也就是黄子夫,玄液九层。

“城主大人!不知我们何错之有?”马忠德开口问道。

“你们何错之有?江晨在漠河城肆意杀戮,破坏城规,按理当杀!而你们这些刁民,都是江晨的同党,都是罪犯!”岳东临冷笑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黄子夫不屑冷笑,道:“当初我们阁主在的时候,也不见你到星辰阁来抓人,现在我们阁主不在这里,你便耍起了威风。算什么东西?”

“找死!”

岳东临冷厉地目光落在黄子夫身上,一刀斩来。

“哗!”

刀气纵横,有开山裂石之威。

黄子夫面对这一刀,根本没有对抗的勇气。

这是玄液修士和金丹修士的区别,哪怕他是玄液九层,而岳东临是金丹一层。

“噗嗤!”

黄子夫的一条手臂被斩断,鲜血喷溅。

“啊……”

黄子夫痛苦倒地,捂着被砍断的肩膀,面色苍白如纸。

“我暂且留你一条狗命,等到漠河城之后,再将你处死!什么东西,也敢和我叫嚣?”岳东临声音冷寒,面若冰霜,冷冷地看着黄子夫,而后目光扫向众人,道:“还不束手就擒?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大家不要动,我们跟他回漠河城,我相信阁主很快就会回来!”马忠德喊道。(未完待续)

ps:今日第二更到!四月份,无雪打算爆发一个月。每天保底三更万字。

若是单月月票每累积增加十张,就爆发一更!一次捧场万币捧场,也爆发一更!

拼了,哪怕是不睡觉,我也要给力更新,所以请朋友门也给力支持无雪。

弱弱地求一张月票,看看无雪能不能冲进前面一点的名次,不求太高,前三百名就满足了!R466

成都早泄哪家治疗好
哈尔滨什麽妇科医院好
云南治妇科炎症的费用
上饶女性不孕不育的医院哪个好
河南哪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