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州信息港 > 旅游

苍灵十二将 第二十四章 天空与冰雪 一

发布时间:2019-10-11 16:25:54

苍灵十二将 第二十四章 天空与冰雪 一

浓郁的黑气,在血纹黑蟒的嘴里凝结成形,从气态渐渐变成了固态,形成了一个黑色的球状物。

叶恒远的身体却像是违反了自然规律一般,在空中突然停住了一秒。他紧咬着牙,双臂猛地往上一挥。龙纹方天戟顷刻浮到他身体上方,完全化为碧绿色的能量形态,夹带着呼呼风声,如同一柄标枪一般扎向血纹黑蟒的口中。碧绿色的微灵核在他的后背上显露出来,碧光大放。

一声响亮的“扑哧”声响了起来。血纹黑蟒的头部再一次被冲撞得仰了起来,口中的黑球硬是被那一戟给刺散了,差一diǎn在它的口腔中爆炸。但由于皮肤的坚硬程度,它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发出这一击后,叶恒远立刻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波浪状的黑气刚好停止了,但还是让他摔了个七荤八素,浑身上下都传来一阵一阵的剧痛。

就在这时,一个温柔的女声突然从叶恒远众人后方的大树dǐng上传了过来。

“你们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就算是我,在你们这个年龄,也做不到这些。只可惜,你们现在的修为还不够。”

无论是倒在地上的叶恒远,还是仍然站立着的冷寒,都不约而同地把脑袋转向了声音发出的位置。

只见一阵清脆的凝结声,那棵大树瞬间被一层薄薄的冰凌所覆盖住了。随后,一层散发着近乎透明的冰的颜色的灵力波动瞬间以那棵大树为轴心扩散开来,迅速地笼罩住了整片空地,笼罩住了叶恒远众人和血纹黑蟒。

所有的植物,无论是树、灌木丛还是枯草,都渐渐地变了颜色。无论是深褐色、暗绿色还是枯黄色,全都变成了蓝白相间的颜色,每一丛植物上面都结出了稀稀拉拉的冰凌,就连整片地面也都被冻结住了。空地上方的暗灰色雾气也全都凝固住了,颜色变得越来越浅。整片空地仿佛变成了一个xiǎo型的冰雪世界。就连后方的黑水潭也开始渐渐地凝结成冰。

叶恒远和冷寒同时感到了一丝寒意,身体微微地颤了颤。而薛梦怡、樊俊峰、季成东和王赫的身体则开始微微抖动。笼罩在他们身体之上的黑气渐渐地停住了,凝结成了一块一块的黑色冰粒,不断地破裂,从他们的身上掉落了下来。六个人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正在渐渐恢复,甚至连伤势也痊愈了几分。

而那条血纹黑蟒则直接停滞在了原地。它的头部仍然保持着后仰的姿势,就连双眼也都是闭着的。它全身上下都罩上了重重叠叠的冰晶,每一层冰晶的厚度都至少跟成年人的手掌一样宽,围成了一座xiǎo型的冰山。竟是直接被冻住了。

一个白色身体飘然落下。也未见她如何用力,下一秒,她直接站到了叶恒远和冷寒的面前。在她到来之时,整片黑灰色的雾气,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白色,并被彻底地稀释了。就像是一锅米饭被倒进一大桶水,经过搅拌之后变成了稀粥一样。

倒在地上的四个人全都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回头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白衣女子。

她是一名中年美妇,看上去约有四十岁左右,身穿一袭白裙,乌黑的云鬓盘在脑后,梳理得无比柔顺。精致而又典雅的容貌上,难以看见几分岁月的痕迹,但又不失成熟的韵味。在她的长裙之上,绣着一个苍灵*队的勋章。她的皮肤如同羊脂玉一般,虽不再像青春少女那样娇嫩,但也无比地润滑、细腻。在她的脖颈上,围绕着一条白色与冰蓝色相间的宝石项链,发出阵阵柔和的白光。她的手腕上戴着一对手镯,也是冰蓝色的,上面刻画着一圈白色的纹路。如果站得远远地望去,就会感到她如同仙女下凡一般,清雅,脱俗。

冷寒立刻收回了手中的冰凌刀,低下头,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师父。”

中年美妇轻轻地抬起手,抚摸着冷寒的额发,微微笑了一笑。她的笑容很美,如同春日里的暖阳般慈祥,一diǎn也不带冰的气息。

“xiǎo寒,你做得很好。及时给了他们支援。不错。”

叶恒远五人立刻躬身行礼。

“前辈。”

中年美妇微微一笑,受了礼,缓缓地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叶恒远的面前,再次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她的手瞬间变成了冰蓝色,手背上闪过一道天蓝色的光芒。

“呃……”叶恒远全身一抖,一股清凉的寒流从他的肩膀扩散开来,瞬间蔓延到了他的全身,通入了他的每一条灵脉。他只感受到一股无比舒畅的清凉感由内而发,浑身的酸痛全都消失了

,体内的灵力也在渐渐恢复着。

“你就是邱将军的弟子吧?”中年美妇再次开口了,露出了两颗洁白的牙,“资质真不错呢。才二阶四级,就能掌握回旋风刃,并让武灵全部能量化呢。”

“呃,哪里,哪里,前辈过奖了……”叶恒远的脸红了起来,傻傻地笑着,右手伸到后脑勺后面挠着头。

“嗖——咚!”褐红色的三足巨鼎从空中垂直降落下来,落在了空地的中间。

柴鼎从鼎中一跃而出,大步走向众人中间,向中年美妇行了一个军礼。

“白将军。”

将军?除了叶恒远和冷寒,其他四人全都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但只过了一秒钟,他们的表情就又恢复原状了。

中年美妇回了礼,慢慢地走到柴鼎身前。她的步伐无比优雅,每一步都如同舞姬的舞步一般。

“好久不见了,柴主任。他们几个是来执行猎兽任务的吧?”

“是的,白将军,”柴鼎恭敬地答道,“他们几个是这一届的新生,也是刚结束的新生对战考核中的几名优胜者。我带他们来执行实习任务。”

“嗯,”中年美妇diǎn了diǎn头,“这就好。看样子,学院的学员质量还在连年提高啊。他们几个都还不到二阶五级,就能对付同阶的银牙狼群,而且还能在xiǎo寒的配合之下杀掉那只接近三阶的银牙头狼。真是几棵好苗子。”

“是的,”柴鼎diǎn了diǎn头,“侯院长也跟我説过,他们几个的资质全都很棒。只不过,那条血纹黑蟒对他们来説,还是太强了。刚才劳烦您出手了。”

“这没什么,”中年美妇笑着摆了摆手,“柴主任,你先带他们几个返回学院吧。我已经帮他们恢复了刚才消耗的灵力,也治好了他们的伤。对了,叫他先留一下。我有diǎn话要跟他説。”

“啊?”叶恒远看见中年美妇伸手指着自己,愣了一下。

“是,白将军。”柴鼎又行了一个礼,转过身,面向薛梦怡四人,挥舞着大手。

“xiǎo子们,准备收工了!带齐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学院吧!”

“柴主任,”季成东晃了晃手里的红盒子,“这些褐毛貂一共才十八只,不够啊。”

“没事,刚才你们做的我都看见了,”柴鼎説,“你们的表现已经足够完美了。你们能杀掉那只银牙魔狼,已经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你们还可以把这条黑蟒带回去,”中年美妇説,“它的皮、肉、毒素都是宝贝。”

只见她再次伸出手,向被冻成冰坨的血纹黑蟒一指。随着一阵铿锵有力的碎裂声,冰山瞬间破碎成数十块,而那血纹黑蟒的身体也随之断裂成十几段,“轰隆”“轰隆”地落到地上,却没有一滴鲜血或者一丝毒素流出来。它连一声都没吭,就这样被冰元素的破碎之力给切成——或者説是炸成了碎块。

除了冷寒和王赫以外,其他四人全都瞠目结舌。包括叶恒远在内,每个人都在心里赞叹这位前辈,或者説这位女将军的控制力。就算是能扯淡的季成东,也没有去纠结这位女将军为什么没穿军服或制服,也没戴军衔。

“季成东!快!”柴鼎挥了挥蒲扇一样的大巴掌。

季成东不敢怠慢,撒开腿,迅速地跑到血纹黑蟒的尸块边上,催动魔灵导器,把血纹黑蟒的尸块一块一块地装进了红盒子里。

“好了!”柴鼎踱着步子,跳回到胀大的三足巨鼎里,“xiǎo子们,快上来!我们先回去了!”

四个人钻进了巨鼎中。薛梦怡轻轻地冒出了头,看了看叶恒远。叶恒远摆了摆手,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嗖——”巨鼎迅速地旋转起来,飞走了。

“前辈,您找我有什么事?”叶恒远转过头问。

“不是我要找你,”中年美妇笑着説,“是你师父要找你。你师父从前线回来了。”

“什么?我师父?”叶恒远又愣了一下。

又是“嗖”的一声,一道青绿色的身影瞬间从树林之间蹿出,来到了叶恒远的面前。

“师父!”叶恒远兴高采烈地叫了一声,躬身向邱柏行了个礼。

四川治疗早泄那个医院好
广州阳痿医院比较好
云南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上海早泄好的治医院
邢台哪家医院专治前列腺增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