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州信息港 > 生活

美国依托导弹防御计划开展的军事外交备受争

发布时间:2019-06-06 08:33:34
排卵期出血吃什么调养
生理期怎样防止痛经
排卵期出血是什么颜色

朝核危机的愈演愈烈使美日韩对导弹防御计划有了新的热情。连日来,围绕导弹防御计划的一系列动作都在显示,美国依托导弹防御系统开展的军事外交,已日渐驾轻就熟。诞生于冷战对抗中的导弹防御系统,在信息时代的今天,早已从“武备库”中的“战争工具”,转变为国际政治博弈舞台上的战略符号。那么,如何看待美国依托导弹防御计划开展的军事外交?请看科技特约专稿——战争工具or战略符号

美军某驱逐舰发射一枚拦截测试用的弹道导弹 日媒透露,由于朝鲜暗示今年之内有可能再次进行导弹发射工作,日美两国在刚刚举行的日美首脑会谈中,很可能确认在日本国内追加部署美军高性能雷达的方针。这种美军高性能雷达目前已经部署在位于日本青森县津轻市的航空自卫队基地。据日本政府有关人士透露,通过在另外两处追加部署这种高性能雷达,使日本不仅能够追踪针对日本的导弹,而且还可以追踪针对美国的导弹。

美日围绕导弹防御系统的军事合作,清晰地标示出,近年来,美国依托导弹防御系统开展军事外交,已日渐驾轻就熟。诞生于冷战对抗中的导弹防御系统,在信息时代的今天,早已从“武备库”中的“战争工具”,转变为国际政治博弈舞台上的战略符号。

备受争议的导弹防御系统

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自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起步,已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演进,尽管一路走来充满争议,但在那段特殊的岁月中,受“军事需求”及“技术推动”的双轮驱动,其研发、部署一刻也没有停顿。

在“冷战”时期的美苏核对抗早期阶段,美国相继开发、研制了“奈基-宙斯”系统、“哨兵”系统和“卫兵”系统,以对抗前苏联的核攻击。至20世纪70年代初,美苏之间的核力量形成了“相互确保摧毁”的战略均势,导弹防御系统便成为双方军备竞赛的重点。然而,鉴于当时对垒双方都深感技术上的不甚成熟和经济上的不堪重负。于是,1972年,美苏达成《反弹道导弹条约》,试图通过限制导弹防御系统,以达到稳定双方核战略平衡态势之目的。

后来的发展事实证明,这一设想,在看不见硝烟的冷战对抗中,纯属想象,毫无可行。1976年,美国宣称关闭“卫兵”导弹防御系统,却又启动了非核弹道导弹防御技术的研究。苏联也不甘落后,不惜以国民经济的军事化畸形发展为代价,加速推进相关技术的开发进度。20世纪80年代初,里根政府上台后,为与苏联争夺战略优势,并达到拖垮苏联经济的目的,于1983年3月,高调推出了“战略防御倡议”计划,俗称“星球大战计划”。

伴随着苏联的身影渐入历史,冷战的迷雾渐渐散去,美国的导弹防御计划再次引发争议。鉴于这一计划过于庞杂,耗资惊人,且核心技术虽攻关多年尚处于试验阶段。于是,1989年,老布什就任总统后,将该计划被调整为“有限防御计划”,即“智能卵石”计划。待苏联正式解体后,这一计划自然搁浅。等克林顿就任美国总统后,其于1993年5月宣布停止执行“星球大战计划”,取而代之的是“弹道导弹防御”计划。该计划包括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由于对“技术可行和实用效能”缺乏“足够的信心”,在各种争议的嘈杂声中,克林顿总统不得不于2000年9月宣布,暂不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小布什就任总统后,宣布不再区分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统称为“导弹防御”(MD)系统,并高调宣称将打造一个多层次、全方位的拦截系统。待奥巴马上台后,即指示对美国导弹防御的政策、战略、计划和项目进行全面的评估。在随后出台的《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中,有关该系统的功能,已悄然发生变化。

隐没的战争工具

奥巴马就任总统后,经美国国防部牵头,联合各军兵种司令部、参联会、国务院及国土安全部等机构,耗时10个月制定了《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该报告在表明应确保美国及其盟友免遭有限的弹道导弹袭击之外,特意提及:“弹道导弹防御有助于美国履行对盟友和伙伴的安全承诺”“导弹防御是美国对于加强地区威慑构架承诺中的重要因素”“通过军事和非军事手段的综合使用,在重点地区加强威慑”等。

显然,透过该报告对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发展规划远景的阐述,我们即可发现,“奥巴马版本”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延续了小布什时期的计划,在欧洲推出了一项分阶段、更有针对性和操作性、更具效率的反导系统部署方案。该方案表面上声称是要防止伊朗核威慑,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削弱俄罗斯的核威慑能力,进一步积压俄罗斯的发展空间。

具体而言,去年8月,土耳其已宣布接受美国在其境内部署雷达系统;在罗马尼亚建立的陆基SM-3导弹基地将在2015年投入使用。同时,西班牙已同意早于2014年接受美国部署宙斯盾驱逐舰。而根据该方案,美国将在2015年前完成在欧洲部署陆基和海基SM-3(ⅠB)型拦截装置及更先进的感应装置;在2018年前完成部署SM-3(ⅡA)型拦截装置;在2020年前完成部署SM-3(ⅡB)型拦截装置。

“奥巴马版本”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与“小布什版本”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在舆论方面,都使用了一个共同的“理论标签”:应对伊朗导弹威胁,维护世界和平稳定。

美国的确是这样“说”的,但却不是这样“做”的,更不是这样“想”的,隐藏着在这种“说”“做”及“想”不协调背后的战略谋划,恰恰是需要人们深思的。对此,美国费城坦普尔大学教授乔那德·波尔,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计划以建立导弹防御系统来维护安全,不切实际。相反,认为一种技术可以拦截飞行中的导弹的幻想,对世界稳定来说也是一种威胁”。

的确,在美国与其他大国之间发生大战的概率越来越小,且美国战略导弹防御系统的军事有效性也值得怀疑这种背景下,美国依然对战略导弹防御系统进行高调宣传。种种不合常规的迹象背后,其实蕴涵着,在信息战的视阈中,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确正在成为国际政治博弈舞台上的一种战略符号。

凸显的战略符号

谈到国际政治博弈中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就不能不提及战略学者威廉·恩道尔的《霸权背后:美国全方位主导战略》。作者在书中剖析了美国如何依托导弹防御系统对苏联展开战略信息战,并终结合其他手段搞垮了这个庞大的国家。这一见解与彼得·施魏策尔在《里根政府是如何搞垮苏联的》一书中对“星球大战”计划的剖析不约而同。都指向了一点,即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在国际政治博弈的舞台上,它是一种战略威慑符号、战略联盟符号及战略欺骗符号。

首先,它是一种战略威慑符号。目前,实际部署在美国领土上的反导基地,也只是理论上具备初步反导能力,在美军陆基和海基的反导试验中,总体失败率达40%。此外,即使拦截率提高到90%以上,只要有一枚核导弹“漏”也足以引发世界核大战,这是任何国家都承担不起的。因此,美国在已经取得超强军事实力的情况下,拥有足够多“长矛”的同时还致力于打造“坚盾”,这就是要告诉所有可能威胁美国的“敌人”一个信号:我可以打你,但你却可能打不着我。更何况,以当前美国的核大国地位及军事优势,也不会有哪个国家真敢向美国发射核导弹。由此可见,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威慑姿态远大于实战需要。

其次,它是一种战略联盟符号。作为从政治上拉拢、考验和控制盟友的试金石,是否加入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或者能否为该系统的推行“开绿灯”,已成为折射美国与他国关系远近的一面镜子。同意加入就许以各种政治允诺和经济援助,倘若敢于说“不”,则会被加以安全甚至经济胁迫。之前,传统东欧国家波兰和捷克的表现就是一个鲜活的案例。当然,一旦某个国家加入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之后,由于美国是“保护伞”的提供者,反而更利于其从安全、政治甚至经济上控制该盟国。目前,美国在亚洲试图通过两组“三边会谈”——“美日韩”“美日澳”——推进“新反导壁垒”的做法,就和在欧洲处心积虑地部署该系统的企图一模一样。

,它是一种战略欺骗符号。想当年,当历史的钟声在公元1991年12月25日19时38分轰然撞响的时候,印有锤子和镰刀的苏联国旗,在飘扬了69个春秋之后,于沉沉夜色之中伴随着寒风在克里姆林宫徐徐降下。当然,导致苏联解体的因素是多维的、复杂的,但被美国劫持了的国防科技发展战略无疑起到了“催化剂”作用,而这一切都与当年里根政府处心积虑宣传的“星球大战”计划密切相关。具体而言,1982年初,里根总统和几位重要顾问开始制订一项战略,旨在从根基上对苏联体制的经济与政治弱点展开攻击。正是在这种“经济战”或“资源战”的潜在战略意图引导下,里根政府一批智囊人物秘密推出了不无企图的“星球大战”计划。对此,苏联外交部长亚历山大·别斯梅尔特内赫后来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也坦陈——诸如“战略防御倡议(SDI)”之类的计划,加速了苏联的衰落。(石海明 曾华锋国防科技大学)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教育的终目的不仅仅是分数
老年人吃猪血6好处
力压群星快男于湉获封搜狗网址导航首期人气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