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州信息港 > 教育

绝世邪君 第五百零四章 两女斗甄渊_1

发布时间:2020-02-15 20:41:29

绝世邪君 第五百零四章 两女斗甄渊

热门推荐:、、、、、、、

崩玉下,封痕被打回原形,一身单薄的躯影虚空跪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之前还饱满的面庞,由于被煞气侵蚀,显得异常枯黄。

“封痕…”

咬着牙低吼一声,秦石想要起身相助封痕,而在崩玉的绿芒照耀下,身怀邪魔的他同样受到压制,灵力刚运转到脚下,两腿一软,一下子瘫倒在地。

“石头…”书中玉连忙扶住秦石。

起手打断书中玉,秦石道:“别管我,快去救封痕,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甄渊把他带走…否则,否则他必死无疑…”

贝齿咬住樱唇,书中玉无奈下使劲答应一声:“好,你照顾好自己…”

咻…

言罢,她托起胜雪的白衣,就朝着十万米的高空跃去。

“我來助你…”

白芒一闪,沁雪心拖着碧蓝色的三千青丝,随着书中玉就朝空中踏步。

天境以上,融合与天,经过短暂的休息,沁雪心的灵力就恢复到八成左右,两女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抵达到九万米的高空。

“宫阙·祭…”

沁雪心娇喝一声,眉宇间冰光一闪,一抹彻骨的寒流沿着她白皙的肌肤卷起,化为剔透的铠甲,然后冲书中玉道:“我拖住他,你去救封痕。”

“那你自己小心…”斟酌一番,书中玉轻点螓首,绕开一个硕大的半月,从左翼朝封痕接近。

察觉到书中玉的动作,甄渊眸心一变:“想救人?沒门…”旋即血爪抵于胸前,恶狠狠的将空间撕裂,就朝书中玉逼近:“虚妄破空…”

砰…

而空间的余威刚朝周遭散开,一抹寒流在沁雪心的背后展开,接连漫天的风雪飘过,将裂口的空间生生冻结。

“你的对手是我…”

沁雪心娇躯一闪,从正面将甄渊挡住。

攻势被抵消,令甄渊勃然大怒:“死丫头,你敢三番五次坏我好事,若不是怕杀了你会耽误了君主的大计,今天我非要送你去黄泉不可…”

“废话少说,冰之鸾凤…”

面对甄渊,沁雪心冷如寒冰,一句废话都沒有,上來就将玉手举过头顶,她曼妙的身子成一道弧线,然后一层一层的寒气伴随她的扭动,朝着四周扩散,不断放大。

寒气达到数百长才停下,赤日的照样从中透过,折射出透彻的光斑。

轰…

巨响一下,寒光扭曲起來,化为一只尊贵的冰凤凰,尖锐的嘴喙冲着甄渊的胸膛就啄了下去。

砰…

甄渊寒眸开合,硕大的血爪力大无穷,徒手就将硕大的冰凤凰抓住,然后一道一道黑色的雾气刺出,砰一声将那凤凰从内部击溃,旋即盯着沁雪心,怒火中烧:“不能杀你,可不代表我不敢伤你…”

言罢,他虚影一晃,一步逼到沁雪心的身前,背后硕大的蝠翼抽打几下,横扫千军的就朝那动人的娇容划下。

“雪心…”

本來欲要去相救封痕的书中玉心里一惊,无奈下一咬银牙,连忙回身的伏击下去,将玉手抵在胸前,将一道白光凌凌的屏障筑起。

轰…

蝠翼撞击在屏障上,产生狂野的涟漪,趁着这个功夫,书中玉一拉沁雪心,连忙和甄渊拉开距离。

娇喘一声,沁雪心责怪道:“你怎么回來了?若是封痕出事的话,石头他定然会痛苦不堪…”

“若是你出事,他会更加痛苦…”书中玉扬手打断,道:“先一起对付他,然后再去救封痕。”

一句话,沁雪心不由哑然,无奈下只好轻点螓首:“好…”

盯着两女的动作,甄渊神色低沉,呲着魔牙道:“嗤,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尔等卑微的人类,在我等尊贵的魔族面前,是何等的卑微不堪…”

言罢,狂野的魔气,成猛虎状就扑向两女。

砰…

一白一蓝,双向迎敌,在凶煞的力量下,天地间卷起滔天的骇浪,无穷无尽的漩涡像是虫洞一样,将残云吞噬。

“先扯开…”虫洞一现,书中玉娇喝一声。

抿了抿樱唇,沁雪心点下头,甩开三千的蓝发就朝后侧飞遁。

咻…

拉开万米的距离,两人娇喘的停下身,书中玉捏着白衣轻道:“一会,我來防御,你负责攻击,从左右夹击他。”

“好…”应下一声,沁雪心妙手一转,虚空间将空气冻结,抽出一把尖锐的利刃。

达成一致,书中玉擅长结界,主防,沁雪心精通武学,主攻,一左一右的展开配合。

两女速度极快,或许是因为都爱慕着秦石的原因,第一次配合就异常的默契,沁雪心不断的朝甄渊展开攻击,而每逢甄渊大怒之刻,书中玉和沁雪心就迅速交换位置,以坚硬的结界将其挡下,沁雪心再趁此偷袭。

这样连续几次,沁雪心和书中玉两女,一个四天之境,一个堪比三天之境,也都不是吃素得,就算魔化的甄渊,达到五天之境的高度,在两女的攻防兼备下,一时间还是陷入了苦战。

盯着十万米高空的模样,下方的万人心弦紧绷,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了,只能够将希望给予在两名女子身上。

砰…

一次猛烈的攻击再度被书中玉挡下,然后沁雪心从背后朝着他两支蝠翼的中央偷袭,玉手将空气冻结,凝出一把尖锐的冰锥。

轰隆…

眸子森然,甄渊彻底暴怒,硕大的魔躯下涌出云雾,云雾滚滚笼罩中,令他的气息竟再度攀爬几分,回首将血爪刺出,巨大的压力将冰锥震碎:“你找死…”

震碎冰锥,血爪不曾停顿半刻,笔直的冲沁雪心的脖颈抓去:“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纸糊的不成?”

“雪心…”书中玉美眸一惊。

沁雪心瞳仁一缩,再欲逃遁时却以來不及了,连忙将要害避开,左侧香肩被甄渊的血爪划出五道血口。

砰…

空间都颤动几分,较弱的她直接如断线纸鸢,咻一下倒飞出去。

书中玉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抱在怀中,可这时两人尚未松气,本來映射而下的光辉突然被黑暗吞噬,令两人的心口一紧,猛的仰头。

只见,甄渊百丈的躯干划破虚空,笔直的悬浮在两人百米之上,狰狞凶煞的面容极为清晰。

“去死吧…”

怒喝一声,那满含血腥的魔爪,破开万里的青霄,就冲着两人胸膛刺下。

那一刹那,秦石的心跳仿佛停止,一股前所未有的痛苦和绝望浮出,两女中无论是谁,都曾在他低谷的人生中,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知道他不能失去任何一人。

“不不不………”

竭斯底里的怒吼,秦石神智处在崩溃的边缘。

嗡…

而这时,就在所有人意为必败之刻,天空中突然间又响彻起镇痛耳鼓的嗡鸣,令甄渊呼啸的血爪

,不得已的僵持于空。

众人一愣:“怎么回事?”

悚然间,秦石猛然仰首,只见在十万米的高空中,从魔化中褪去的封痕,突然间做出个异常大胆的动作。

咻…

只见,他挺着狼狈的身躯,不顾左臂上传來的剧痛,突然间冲上云层,一把将崩玉抓在手上。

听闻刺耳的嗡鸣,甄渊硕大的魔眼一紧,察觉到封痕的动作,急促道:“臭小子,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

封痕喘着粗气喝声,崩玉被甄渊的灵力刺激,拥有遮天七魄的他,越是临近就越发痛苦,可尽管如此他仍然不屈不饶,强挺着摇摇欲坠的身躯,将崩玉指向甄渊:“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这该死的小子…”

一刹间,甄渊仿佛意识到什么,神色恐慌的颤了颤,连书中玉和沁雪心都顾及不上的慌乱遁逃。

不想,甄渊飞遁出万米开外,封痕的嘴角突然间朝上挑了挑,露出一抹诡异的弧度,自言自语道:“上当了吗?”然后他咻一下,迅速将手中的崩玉收回,冲着秦石所在的位置用力抛去:“石哥,崩玉还给你…接住…”

咻…

瞳仁一缩,一道绿芒滚滚的逼近,慌乱下秦石忍着左臂的痛楚,一把将崩玉接在手上。

望着手中翠色的碧玉,一时间秦石感触颇多。

那一个铿锵有力的崩字,仿佛牵扯出他三年來所有的回忆,三年來的恩怨情仇,全部是因他偷走崩玉而起,历经了三年的磨难,崩玉终于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可是他却是知道,事情并不会因此结束。

察觉到封痕的动作,甄渊猛然停下倒退的魔躯:“臭小子,你故意逼退我,就是为了声东击西?”

将崩玉送到秦石的手上,封痕一下子放松下來,释然的笑道:“才发现吗?为时已晚了…你不是想要崩玉吧?我偏偏不让你拿到…那是属于我石哥的东西…”

“敢骗我,我要你不得好死…”

眼看着就要到手的崩玉失之交臂,甄渊彻底的恼怒,滚滚凶煞的力量,疯狂的从四周涌起。

砰…

巨响一声,九万米的书中玉和沁雪心,连反应的机会都沒有,光是余威就被生生震落。

“拿不到崩玉,我就将你抓回去将功补过…”

霎时,黑暗吞噬,遮天蔽日。

“封魔锁…”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