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州信息港 > 养生

强武者 百五十八章 愤怒的陈伯良

发布时间:2019-10-13 05:08:43

强武者 百五十八章 愤怒的陈伯良

陈伯良今年已七十有二,但他是内力境高手。顶点更新快而内力这种神奇的能量,能够帮助人延年益寿,延缓衰老。所以他虽然已是人生七十古来稀的高龄之年,但面貌看上去,也就才五十左右,比小他两色的弟弟陈仲良看着都要年轻许多,身体也更是比陈仲良好许多。

尽管他近年来,因为早年间在江湖上跟人拼斗留下的旧伤,时有复发之症,感觉可能已时日无多,没几年好活。但在大限没到来之前,他身体仍然很是硬朗,每顿至少吃十碗饭不在话下。使起拳来,照样虎虎生风,能徒手生裂狮虎。

他一生的遗憾,就是少时因为与父母的口角,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跟父母家人从此失散了几十年。这一别,跟父母已是阴阳两隔,从此再未相见,让他颇受了“子欲养而亲不在”之痛。想不到在快要入土的年纪时,他终于寻获了失散多年的弟弟陈仲良,这让他很是高兴与欣慰,觉着可以稍补遗憾了。而且不像他一生未娶,陈仲良膝下虽然儿子、儿媳因一场车祸意外早逝,但却留下了一个孙子与孙女,让他们老陈家后继有人。

因为自己没有,对陈砚飞、陈雅婷这对兄妹,他也是十分疼爱,视如己出。尤其孙子陈砚飞,不但长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材,而且也喜好武艺,找师父练过几年,有不错的底子。另外陈砚飞跟他当年年少时也长得很像,就连脾气也跟他年轻时差不多,所以对陈砚飞也就更加喜爱,甚至不惜甘愿耗损自己修为,助陈砚飞破境提升到内力境。

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再耗损修为,帮人破境练功,简直就等于是自杀,减自己的命。本来他旧疾复发,就没多少年好活了,再为了帮陈砚飞而耗损修为,更是要为此少活几年。

他弟子刘国明对此很不理解,但他却认为没什么,而且是值得的。本来他就没几年好活了,能用剩余的时间帮助陈砚飞修炼到内力境,节省很大苦功,并打造一个更好的前途,这在他来说,都是值得的。

不过他耗损修为帮陈砚飞破境提升后,因这是损耗,难以恢复,所以他比在此之前,也显得苍老了些。而在今日,当得知陈砚飞意外而死,而弟弟陈仲良在知道这事后,也接受不了打击,当即心脏病发,晕倒在地,被送医院急救后,他在这连番的打击下

,也是不禁显得更加憔悴苍老了许多。短短几个小时过去,他就显得像老了好几岁,这时再看,已然像是个六十岁的老头儿了。

尽管他习武多年,心性紧毅,也感觉接受不来。而且在伤心之余,他还有忍不住的愤怒,到底是谁杀了他孙子陈砚飞造成这一切,他一定要把这人找出来,将其碎尸万段。

跟弟弟陈仲良一样,他也半点都不信陈砚飞的死是场意外,肯定是有人蓄意密谋设计的。的嫌疑人,就是那个岳向阳死后还堪堪维持局面,霸占着平阳地下话事人与龙头老大位置的岳家。

虽然他与弟弟陈仲良相认并来到平阳没多久,但他这个弟弟几十年没见,对他这哥哥仍然是很信任,早就把一切事都告诉他了。包括去年密谋杀害岳向阳的事,那也确实是陈仲良在幕后一手谋划做的,就是想重新坐回他们陈家当年的地位,让陈砚飞顺利接班掌舵。

陈伯良乃是出身华山派的高手,当年行走江湖,也干过不少风光的大事,当得起是位武林豪杰。所以对弟弟陈仲良执着于一个平阳这种四、五线小城市的地下龙头世界老大地位,他是很不理解的,对一个小城市的地下黑老大也很看不上眼,觉着就算陈仲良真顺利把陈砚飞推上这位置,也没什么发展,反而算得是屈才。

所以他清楚了始末后,就劝陈仲良别再执着于此,让陈砚飞跟他回华山,拜入华山派门下。这是当今江湖的七大派之一,陈砚飞拜入华山派,才会有更好的前途与发展,未来也不会只局限于平阳这么一座小城市。

陈仲良在他的解释与相劝下,也终于看开了,知道了江湖多么广大,遂便答应了由他去安排陈砚飞的未来,不再执着于平阳地下世界龙头老大的位置。

可他这边看开了,放下了,却不料岳家那边却还念念不忘。宋永华手上虽然并没有陈仲良是幕后主使的实证,但也一直都对此抱有很深的怀疑,并在暗地里不断查证。他暂时隐忍不发,维持与陈家的表面和平,一是没有实际证据;二则是没有完全的把握。尤其在陈伯良认亲到了平阳后,有陈伯良这种江湖大佬的内力境高手加入,宋永华更是半点把握也没有了,对陈家表现的更加克制与礼让。甚至还瞒着岳纤云,以免她知道实情后克制不住,冲动之下去找陈仲良。

但尽管如此,陈伯良也一直没把宋永华这种还没入内力境的外力境武者看在眼里,可真到这时陈砚飞出事,他还是立即就先怀疑到了宋永华头上。

这个形意门的小子也当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当他制造成一起意外事故,就能掩盖住真相,遮掩过去了?陈砚飞一死,谁是的得益者,谁就是嫌疑犯,陈伯良已经单方面认定了是宋永华所为。就算没证据他也会这样认为,而且他又不是警察,他也不需要证据。

而且就平阳这么个小破地方,哪有什么高手。陈砚飞在他耗损修为的帮助下,已经成功破境,臻入到了内力境,是内力境武者。寻常练武之人,哪里会是陈砚飞的对手。也就宋永华虽然尚是外力境武者,但已然是外力,并且快要摸到了内力境的门槛。陈砚飞才入内力境不久,单纯从力量上,还对宋永华形不成压制。反而宋永华习武多年,与人对敌打斗经验也十分丰富,在对上陈砚飞这个初入内力境的小辈时,有着足够的优势。

平阳虽然在他眼里是个小破地方,但怎么也是个地级市,面积上万平方公里,人口数百万。单止平阳市区内,也有几十万人,其实并不小。在这么庞大的人口基数中,算得上练武之人的也还是不少的。所以平阳一地,虽然没有大门派,也没有特别知名的高手,但能够与宋永华比肩的,还是大有人在。但这些人中,与陈砚飞及他们陈家有过节的,就少之又少了。

所以,从这方面来看,也仍然是宋永华嫌疑。或者,还要加上一个陈砚飞前几日比斗过的一位同样内力境的少年高手,那个叫林旭的。但这少年的出身来历颇为神秘,虽然籍贯清清楚楚,就是平阳下辖一个县里的乡下少年,但究竟怎么得来这一身武功,却很成谜。

所以小心起见,陈伯良一再告诫了陈砚飞不要再去轻易招惹那林旭,也免其背后真有什么了不得的高手与势力。

他已是风烛残年,没几年好活了,再也保护不了陈砚飞多久。所以在带陈砚飞回山,正式拜入华山派门下前,他不想这过程中有任何旁生枝节,产生什么意外变故。等陈砚飞正式拜入华山派后,那就有了华山派的大义与名分,能够得到华山派的保护,身份完全不一样了,那时他才会更放心。

哪料到,偏不想旁生枝节,却还真的有意外发生了。而且是非常惨烈的意外,自己很钟爱看重的这个孙儿竟然被人设计杀死了。

他一口怒气早已憋在了心里,对此绝不能忍。

眼看已过了深夜十点,重病监护病房里,陈仲良的情况也还算稳定,没起什么反复。陈伯良便暗自一咬牙,将已经靠在他怀里睡着的陈雅婷轻轻扶起,示意旁边的弟子刘国明扶住。

见刘国明扶好后,他站起身向刘国明道:“你在这儿守着,我出去一趟。”

“师父!”刘国明闻言,立即猜到了他打算做什么,郑重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陈伯良向他摇下手,道:“一点儿小事,我去去就回,你在这儿守着就行,老二醒了,记得通知我。”

说罢,立即招手叫过旁边也一直守着的一名陈仲良手下,沉声吩咐道:“宋永华住哪儿,你带我去。”

“是。”那人闻言,立即眼露凶光面带狠色地点头答应。

北京看妇科病医院哪儿好
长沙盆腔炎的常用方法
黑龙江男性治阳痿的医院
南京医院前列腺增生
天津哪家医院作阳痿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