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州信息港 > 养生

第72号红通人员潜逃泰国6年触电客死他乡镇

发布时间:2019-01-30 13:41:02

  第72号“红通人员”潜逃泰国6年:触电客死他乡

  “飞机在浦东机场落地的刹那,我热泪盈眶,百感交集,我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17年的潜逃噩梦结束了。

  ”这是2016年“百名红通人员”第63号张某随上海市追逃办工作组回到上海后,在忏悔录中写下的一段话。

  回国后,张某如释重负。

  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第72号“百名红通人员”顾某却在潜逃泰国六年之后,因意外触电客死他乡。

  这样的案例告诉人们,海外不是“孤单时有人陪伴避罪天堂”,外逃无出路。

  天恢恢,疏而不漏”起初,潜逃只是一场空,早日投案才是正途。

  (一)1951年5月出生的张某是上海天马袜厂(普陀区国有企业上海倍福来集团有限公司前身)原法定代表人。

  1999年8月,张某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借出境前往泰国旅游之机,转道潜逃至秘鲁。

  “事情搞大了,区里都说你逃跑了,你不要回上海了,回来要抓起来严惩!”1999年8月,正在泰国旅游的张某接到这样一个。

  她明白“事情”是什么——要求财务主管虚开11张价税合计104.55万余元、税款17.77万余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一事东窗事发了。

  站在命运十字路口,张某做了一个 “一辈子后悔”的决定——不回国,远逃秘鲁。

  张某以为,走得越远就越有助于逃脱法律制裁,甚至曾幻想可以在异国他乡开始新生活。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等待她的是一段长达17年,饱受孤独、无助、恐惧煎熬和折磨的苦难岁月。

  1999年11月27日,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对张某为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立案侦查。

  2000年2月24日,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并上追逃。

  在大洋彼岸的秘鲁首都利马,张某的身份已不是昔日的国企老总。

  她举目无亲、文字不识、语言不通、没有经济来源,遇到困难没有任何人帮忙。

  有一次,张某高烧两天两夜,一口饭没吃,也没有人照顾,想起床喝口水,天旋地转就晕倒了。

  醒来时,张某打开热水瓶一看,两天前烧的开水已经凉透了。

  张某称,那一刻,她很想有亲人在身边照顾她,帮她做顿稀饭。

  2007年1月11日,张某被列入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

  当年8月,张某接到家人打来的,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她嚎啕大哭

第72号红通人员潜逃泰国6年触电客死他乡镇

  2015年11月,张某的母亲去世,张某称当时每天不停地想起母亲辛苦养育自己的一幕幕,几个月都睡不好觉。

  2015年3月,上海市纪委、市公安局通过张某的儿子给她做思想工作让她回国。

  起初,张某顽固拒绝。

  办案人员耐心具体地给她讲政策,劝告她回头是岸,一段时间后,张某的态度有所转变。

  上海市追逃办迅速牵头成立由市纪委、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及普陀公安分局等相关单位和部门同志参加的工作组。

  (下转第三版)(上接版)2016年3月9日,工作组启程赴秘鲁开展劝返工作。

  张某于秘鲁当地时间3月22日到我驻秘鲁大使馆投案自首。

  回想潜逃岁月,张某感慨颇多:“如果当时主动向组织坦白和交代问题,一定会得到宽大处理,选择潜逃是错上加错。

  在异国的日子,有苦无处说,有家不能回,有病不会看,过着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生活。

  ”17年之后,迷途知返的张某再次踏上了故乡的土地。

  在组织关怀下,已过花甲之年的她参加儿子的婚礼,还有机会见证了一段新的开始。

  (二)同为“百名红通人员”

deutz发动机
黄浦区德邦物流
常用煲汤药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